工程項目合并招標和拆分招標的幾點思考

來源:本站  瀏覽量:145  日期2021-08-18


實際招標工作中,招標人出于現實原因有時會主動或被動地選擇合并招標或拆分招標模式實施項目發包,由于目前上位法未對這兩種模式作出具體規定,各地區基本屬于摸索階段,實操中五花八門,稍有不慎就容易構成違法違規。本文嘗試對合并招標和拆分招標的類型進行界定,并分析各自優缺點,結合具體案例總結合并招標和拆分招標應該注意的問題,希望能為推進招標投標改革實踐帶來有益參考。

  

一、合并招標和拆分招標的分類和有關規定

在國家層面,《必須招標的工程項目規定》(發展改革委令2018年第16號)第五條,《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辦法》(建市規〔2019〕12號)第八條對判斷合并招標作了相關規定。而在地方,近幾年隨著招標投標改革實踐不斷推進,上海、廣州、深圳等地紛紛制定地方性規章政策對探索批量招標、預選招標等模式給予支持。總體來說,合并招標在空間維度上通常包含兩層含義:一種是橫向的合并,即不同項目合并,常見于具有相同性質的同類建設項目集中招標,如同一時間段實施的多條城市道路合并招標,經常性房屋修繕、年度市政設施或水利設施維修維護等工程預選招標等。另一種是縱向的合并,即同一項目全壽命周期不同環節或不同招標類別的合并,如工程總承包、全過程咨詢、項目法人+EPC招標模式等。

與合并招標相比,拆分招標的情況更為復雜。《建筑法》第二十四條、《招標投標法》第四條、《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第二十四條等對項目拆分作出了嚴格限制。由于缺乏法規政策支持,實踐中稍有不慎就容易違反法律法規禁止性規定,招標人往往對拆分招標表現得十分謹慎,實施前通常需要預先征詢立項部門和招標投標監管部門意見。一般來說,拆分招標根據實施時間可分為三種情形。第一種是對一個招標項目劃分成多個標段同時進行招標,如某個地區園林綠化管養工程分區域劃分標段開展招標,該模式要求各標段招標必須同時進行。第二種是就一個立項的項目分期進行招標,如成片開發的房地產項目分成幾期逐期實施招標和建設。該模式強調各期工程招標有較長的時間間隔,一般要求前一期工程完工后再開展下一期工程招標。第三種是一個立項項目細分成若干子項或專業工程分別單獨招標,如一個大型建筑項目的智能化工程、消防工程、景觀工程、外墻亮化提升工程分別單獨實施招標。選擇該模式各專業工程招標可以同時進行,也可以間隔一定時間按先后順序進行。

二、合并招標和拆分招標的優缺點

在實際招標工作中,合并招標往往能夠降低交易成本,減少招標重復率,提高招標效率,增強潛在投標人參與競標的積極性,為中標人節約投標成本的同時也使招標人受益。另一方面,合并招標難以兼顧單個招標項目的需求差異,并且提高了對潛在投標人的要求,削弱了中小企業中標機會,可能導致強者越強,弱者越弱,不利于市場健康發展。

與之相反,拆分招標的優點在于能滿足招標人的個性化需求,提高工程質量,縮短工期,分散風險,同時讓更多專業型建筑企業參與進來,促進了市場發展,而且通過分期實施還能有效緩解投資人的資金壓力。但拆分招標缺點也十分明顯,不但增加招標成本,而且由于各中標人在推進項目建設過程中常常相互干擾,溝通協調難度進一步增大,對招標人的管理能力提出了較高要求。

三、合并招標和拆分招標應注意的問題

(一)立項階段提前進行合并和拆分是解決招標合法性的有效途徑

 建設單位往往在實施階段謹小慎微,如果能提前做好規劃和論證,在立項階段解決項目合并和拆分問題,無疑會使后續招標工作更加順暢。如某國家級經濟開發區根據多年土地一級開發項目經驗,把同一片區內多宗地塊土地平整工程合并立項,既能發揮項目規模效應,又能在項目內部實現土方平衡,大大降低投資成本。而某地區新建城市市政道路項目,建設單位考慮到不同行業行政主管部門對相關專業工程建設標準有不同要求,為方便實施和后續管理,在立項階段按照道路及市政配套工程、綠化工程、雨污管網工程等分開進行立項,既符合行業監管要求,也保障了項目質量。 雖然立項階段解決項目合并和拆分作用明顯,但是前提條件較苛刻,建設單位通常要積累豐富的同類項目經驗并且在決策前須充分掌握較全面的信息,同時由于工程建設項目的復雜性和緊迫性制約,實踐中能在立項階段實現合并和拆分的項目只占很小一部分。

(二)實施階段存在主觀善意或惡意是判斷合并和拆分合理與否的重要依據

項目立項完成后,在實施階段是否進行合并招標和拆分招標,主要取決于招標人的主觀決策。此時,在缺乏法律依據和政策支持條件下,招標人是否存在主觀惡意成為判斷合并和拆分是否合理的重要依據。法律上對善意與惡意的含義主要界定在“信息對稱或不對稱”(“知或不知”)范圍內,而具體到招標投標活動中主要是通過誠實信用原則加以規制。實踐中,招標工作往往存在兩難,雖然《招標投標法》立法原則在公平與效率之間更強調前者,但項目實施過程中建設單位常常更關注后者,既要求合規又要求高效。有時候選擇合并招標和拆分招標模式的背后并不是腐敗行為,而是單純為了高效,為了更有利于項目推進。如某地代建中心負責的政府投資新建的學校項目,考慮到工程專業性一般把外電項目單獨招標,但單個外電項目招標時由于標的較小經常出現多次流標最后申請更改發包方式的情形,不但耗時費力且常常引起審計關注,后來代建中心總結經驗教訓,將同一時期實施分屬不同立項的多個學校、圖書館項目的外電工程打包合并招標,順利解決了該問題。筆者認為,該合并招標出于主觀善意且未違反相關法律,應予以支持和肯定。而惡意的合并和拆分常包含不法意圖,如利用合并招標或拆分招標方式限制或排斥潛在投標人,掩蓋非法目的,應嚴格懲處。

(三)招標過程中防范和化解法律風險是實現合并和拆分預期的基本要求

實施合并招標和拆分招標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不得違反法律法規禁止性規定。招標過程中防范和化解法律風險關鍵點之一就是不得通過合并和拆分隨意抬高或降低對投標人的資格要求。

一般來說,合并招標最主要的法律風險是提高對投標人的資格要求,如橫向合并時把資質等級要求不同的項目合并后將較高資質等級作為投標人合格條件的情況;縱向合并招標的項目要求投標人同時具備多項資質資格又不接受聯合體投標的情況均涉嫌限制或排斥潛在投標人。因此,橫向合并時一般只在規模等級相近的項目進行,合并前后應不改變具體項目對潛在投標人的最低法定要求,即不應提高對投標人資質資格條件要求;當然為發揮合并招標的作用,招標人可以依據合并后的規模特征合理設置綜合評審因素進行擇優。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合并后招標失敗,此時招標人要審慎處理,認真分析招標失敗原因,加強市場調研,確保有足夠數量符合資格條件的潛在投標人,重新啟動招標應修正招標方案,必要時應取消合并,按單個項目實施招標。

相對而言,拆分招標的法律風險更具隱蔽性和復雜性。由于拆分招標雖然拆分了項目,但是拆分后也都進行了招標,則不屬于“化整為零規避招標”的情形,其法律風險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首先,拆分招標也存在限制或排斥潛在投標人的風險,該風險在拆分標段招標項目中較常見。實踐中拆分標段項目對投標人的要求經常標準不一,有的項目要求“兼投不兼中”,有的甚至要求“不能兼投”。筆者認為,投標人作為市場競爭主體,有經營決策自主權,“不能兼投”實際剝奪了潛在投標人投標多個標段的權利,涉嫌違反《招標投標法實施條例》第二十四條“利用劃分標段限制或者排斥潛在投標人”,同時降低了充分競爭,使流標風險增加。有鑒于此,“不能兼投”在目前招標實踐中已較為少見。而對于是否支持“兼投不兼中”,執行過程中業內也存在不同觀點。筆者認為判斷是否允許兼中的最主要考慮因素是投標人是否具備承接多個標段(包)的能力以及授予中標人多個標段(包)是否更有利于招標人,出于公平公正考慮,將對此進行判斷的權利賦予評標委員會可能更容易為各方所接受,實際上《評標委員會和評標方法暫行規定》(七部委令第12號)第三十九條也作了類似規定 。因此不建議招標人在編制招標文件環節就對此作出限制。

其次,拆分招標的法律風險更多地體現在肢解工程違法發包,該風險常存在于企業投資項目。由于追逐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動機驅使,企業常常想方設法加快推進工程建設,實踐中一般在拿地后會把基坑工程先單獨發包,而住建部在回復廣東省住建廳《關于基坑工程施工單獨發包問題的復函》中已明確指出“建設單位將非單獨立項的基坑工程單獨發包屬于肢解發包行為”。為規避該風險,部分企業利用立項部門對企業投資備案制項目審查普遍較寬松(主要采取形式審查)的情況,先把基坑工程按某某項目一期單獨進行立項備案,而把主體工程作為二期另外立項。更有甚者,兩期招標間隔時間較短,基坑工程未完工馬上開展主體工程招標,且兩期工程的實際承接單位最后為同一施工隊伍,這其中實際存在較高的法律風險,有關單位和部門應引起警惕。

(四)執行過程中厘清項目邊界,嚴格管理是保障合并和拆分效果的強力抓手

注意把握和細分各建設項目之間的邊界,這對合并招標項目來說尤為重要。某產業園區有兩個相鄰地塊商業開發項目,各地塊的建設單位分屬不同獨立法人,為統一規劃和開發建設,兩個地塊的建設單位經協商決定將各自地塊打包進行招標,執行過程中兩個建設單位共同委托一家招標代理機構聯合進行招標,招標文件中既設置總價控制價,也對各子項目設置了控制價,確定中標人后在合同中約定就各自地塊分別與中標單位簽訂合同和辦理結算。對于合并招標,為保障合并招標效果,首先必須明確招標人(或招標代理),同時考慮后續合同簽訂及合同履行事宜,其次要厘清項目邊界,嚴格做好項目管理和資料歸檔工作,以便項目分階段辦理竣工驗收和結算付款。

而對于拆分招標而言,除明確拆分后的項目邊界外,更重要的是注重加強項目間的統一協調和管理。拆分后各子項應有效銜接,分標段同時實施的項目應確保各標段內容全面覆蓋整個項目范圍,不留空白;分期建設的項目要注意在合同中約定前期完成的工程需要提前考慮預留后期工程接口,為后續工程的開展提供便利;分專業同時建設的項目各交叉工作面要減少相互干擾,建設單位要建立和完善高效便捷的溝通協調機制,及時消除各專業間的沖突,以便于共同推進項目建設,實現建設單位關于整個項目的管理目標。

綜上所述,實施合并招標和拆分招標,作為第一責任人,招標人一定要注意以上問題,提前謀劃,全面考量,堅決不觸碰法律紅線,不逾越道德底線,合理選擇合并或拆分類型,才能充分發揮合并招標和拆分招標的優點,實現招標目的。同時,相關部門要結合招標投標改革實踐及時完善招標投標法規政策,給予招標人更多指導,讓合并招標和拆分招標活動更加規范有序。


作者:程偉團

作者單位:廣州開發區建設工程招投標管理辦公室

來源:《招標采購管理》

91香蕉破解版,91香蕉破解版app,香蕉视频下载app最新版官方下载污免费,91香蕉视频.app污安装